九鼎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修仙从种红薯开始在线阅读 - 第307章.三辞三让

第307章.三辞三让

        武国都水郡,这里是宋氏家族的固有地盘,宋氏在整个大周王朝都算是顶级豪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称得上顶级豪族的家族,族内至少要有一名化神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几天,都水郡人山人海,汇聚了各地赶来观礼(看热闹)的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来的时候,都水郡城外,一座小山包的周围已经被修士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方距离宋氏家族最近,到时候更便于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升大典还有一天才开始,各路修士提前找到好位置,并且占据下来,总之这两天是不打算再挪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得晚的修士没有好位置,只能在外围踮起脚尖看看别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影阁早就安排人帮张合占据了一块很宽敞,且视线良好的山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影阁在这里占据了大约两丈宽的面积,张合到来之后,立即摆放了一套红木桌椅,上面酒菜瓜果俱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在红木椅子上坐下,几名黑袍修士立即站到周边警戒,防止外人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有手下的好处了,那怕是吃瓜看热闹,也显得逼格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飞升大典还有一天时间,现场众人在等待的时间里,有些人三五个聚在一起说说笑笑,也有少数苦修之士,舍不得浪费这一天的生命,抓紧时间修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小修士从中看到商机,搞了一些灵酒,瓜子点心之类的小食品,在这众多修士之间穿梭售卖,生意还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焰坐在桌子旁的一块大石上,尖尖的鸟喙很精准地啄起一粒粒茴香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识海中,不死妖王的虚影浮现,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没见过世面,区区一个化神修士的飞升,值得这样人山人海地围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做为万年前的化神强者,现在很有优越感,颇有一种城里人下乡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年前的修仙盛世,隔三差五就有人飞升,根本就看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当年来往之间,全都是化神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大杀四方的时候,这种晚辈都还没生下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当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死妖王喋喋不休,自吹自擂,张合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被吵得烦了,便把他被人族大能分尸封印的事迹回怼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独自在这山顶上喝酒磕瓜子,等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第二日,都水城中一道金光升起,张合所在的山包前方,一道五丈高的法身在虚空中凝聚成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化神境界的修士,元神已经可以离体,在体外形成一具法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身可以自由飞遁于天地之间,还可以直接与人斗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法身的大小,直接体现了修士的实力强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丈法身,这名小辈的实力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识海中的不死妖王难得地露出赞赏神色,看来五丈法身在化神之中应该算是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当年相比,应该勉强能承受我一翅膀之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死妖王很是欣慰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闻言都快要吐了,原来这老不死的夸别人是为了抬高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年把你分尸的人族强者,法身得有多少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死妖王白了张合一眼,有点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当年要不是老夫有伤在身,又岂能被其所困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老夫还活着,而那一位早已不知去向,估计早就寿元耗尽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准那位前辈也飞升仙界,早就是不死不灭的仙人了,现在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你捏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合看不惯不死妖王的嚣张气焰,每次说话都喜欢往不死妖王的心窝子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老夫亲眼见证过的飞升者也不在少数,这些修士飞升之后,全都杳无音信,谁又能知道飞升之后是好是坏呢?

        老若是愿意,一万年前就可以飞升仙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吃不到的葡萄都很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张合和不死妖王闲扯的时候,空中的化神法身已经于空中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化神法身缓缓伸出一中右手,顿时手,里有无数符文流转,演化五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这时不再理会不死妖王,而是全神观注法身右手上的符文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化神强者亲自演化道法,比自己看书学习要强百倍,这样难得的机会,又岂能错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身手上的符文看似杂乱无章,渐渐地在法身手上凝聚成一株幼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株幼苗不断地吸收灵气茁壮成长,终于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。

        参天大树长到一定程度之后,盛极而衰,开始枯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有一星火苗显现,火苗以参天大树为燃料,越烧越旺,最终变成熊熊烈火,将大树彻底包裹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火焰燃烧到最旺时,火势开始衰弱,被燃尽的木材化为灰烬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灰烬越积越多,成为一个小土堆,似乎又经历了漫长时光,从土堆中出现了一块矿石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这块矿石被融炼,化为一股液体在流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化神强者用符文为众人演示了五行的生化过程,之后又演化了五行之间相克及乘侮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以前对于五行的基本变化这些基础性知识,自然是了如指掌,但具体的应用以及大道演化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已经陷入一种物我两忘的状态,放在丹田中蕴养的五行山法宝快速转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上面的五行也随之不断演变,想要模仿刚才所见的演化过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五行演化所需要消耗的神识法力都极为宠大,才片刻功夫,张合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合一口血喷出,然后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守在旁边警戒的几名手下立即围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他没事,只是神识和法力消耗过度,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名手下闻言,抬头发现是公子的坐骑,那只火红色大鸟在口吐人言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起亲密度,他们这些手下自然比不上公子的灵宠,何况人家这只灵宠还拥有金丹修为,从其口吐人言来判断,灵智还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名手下也就听从赤焰的指挥,将张合扶起来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焰做为分身,最清楚张合现在的状况,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,本尊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就算本尊死了,他也能继续活下去,大不了自己从配角逆袭当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焰给张合喂食了几粒丹药之后,继续坐在大石头上观看化神法身演示道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演法已经渐入尾声,下方宋氏族地,数百宋氏修仙者跪伏于地,恭送老祖飞升仙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化神法身向下方族人招了招手,没有再说什么,该交代的先前都已经交代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伸手一招,虚空中一道巨大的裂缝浮现,就像一只鸡蛋壳上裂开了一条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氏这位化神强者身躯向着上方的裂缝飞去,越飞越高,最终化为一个小黑点消失在那一条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片刻,那条裂缝闭合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过程都极为顺利,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来围观的各方修仙者还有点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水郡宋氏自然不愿意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,适时地在城内开办了一场盛大的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以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,本就是原有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利用老祖飞升的机会,吸引大量修士前来,举办一场盛大的交易会,能给宋氏带来一笔不错的收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处于昏迷之中,自然是错过了这次交易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暗影阁开设的一间客栈里躺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内视丹田,发现蕴养在丹田里的五行山法宝上,多了一丝神韵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照此下去,可能会蕴育出器灵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拥有器灵的法宝,战斗力又会提升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都水郡的交易会已经结束,张合驾驭着赤焰回到宁靖县继续闭关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闭关半年后,宁靖县隔壁的安白县,一名筑基修士失踪,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半个月,一名筑基修士在自己家中对着自己连捅十多刀,自杀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数日,一名筑基修士夜御十女,仍不能尽兴,暴体而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数日,一名修士御剑飞行,不小心从飞剑上摔下来,把自己给摔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人在家里洗漱时,也许是太困了,一头栽倒在脸盆里,被洗脸水淹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段时间里,安白县的修士接二连三地非正常死亡,死法一个比一个离奇,不断刷新着人们对于修仙者的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安白县分舵主亲自调查,却查不出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安白分舵的修士还在继续离奇地死去,谁也无法阻止身边的同伴一个个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氛围,给予安白分舵修士巨大的精神压力,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,谁也不知道,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有人无法承受这种恐惧,想要逃离安白分舵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名修士才出城没多远,就有人发现了他的尸体,同样是希奇古怪,显得很不真实的死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,安白分舵的修士已经越来越少,缠绕在心头的恐惧却越来越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安白分舵主心里有数,知道自己得罪的是那一路神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应该掺和到范氏与宁靖县之间争斗的,现在肯定是宁靖县在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现在却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        范氏利用完自己,现在已经将大部分人撤走,留下来的人里,最近也死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安白舵主心一横,这个安白县他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刚闭关没多久的张合又不得不停止修练,出关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安白舵主见到张合,首先是行大礼,向张合负荆请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表示自己想要离开安白县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去寻找诗和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乃是仁义之人,吞并同僚之事,他是坚决不肯干的,他果断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,安白舵主再次找到张合,表示自己已经厌倦了人世间的纷纷扰扰,想要退隐山林,欲将安白县赠送给张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仍然推辞不要,不义而富且贵,与我如浮云,此非君子所能为也,咱不能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三天,这一次安白舵主哭了,他抱着张合的腿,眼泪鼻涕齐下,非要把安白分舵送给张合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办法,张合只能勉为其难地收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记得孔子曾经曰过,当别人要送自己好东西时,先应该假装不要,推辞再三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次之后,别人若是还要把东西送给自己,那一定是真心实意,这才可以接受别人的美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觉得自己将来是要干大事的人,不能强取豪夺,不能贪图别人的财物,不能坏了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安白舵主觉得安白县是阻碍他修练进步的绊脚石,将其弃之如敝履,非要交给自己,他也只能成人之美,勉为其难地将安白县收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张合还是很佩服安白舵主这份豁达的心胸,拿得起放得下,视财富如粪土。

        唉!要是周边其他分舵主都能这样豁达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收下安白县之后,他的宁靖县安白县,阳都县,这三个县就连接成了一片,大大地方便了以后的管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合在接收了安白县之后,没再去为难原来的安白舵主,他把安白县扔给谷粱奇去打理,自己再次闭关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现谷粱奇着实是一位人才,虽然出自于谷粱家族,但他小时候也在学堂接受教育,对张合有足够的忠诚,他的行政能力鲜有人能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接收到安白县之后,一条由宁靖县出发,途经安白县,最终延伸到阳都县的铁路也已经开始修建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从宁靖县通往明城的铁路谈判,终于全部完成,也开始了建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周王朝修路,没有那些现代化的机械,但有修仙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修仙者的手段神通,几乎可以十项全能,代替各种大型机械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仙者的法器能劈山裂石,劈开一切阻碍,土系修仙者能轻易搬动土石,还能让路面坚硬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 动用修仙者修路,效率确实很高,只是太费灵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年,孟田田终于成功研究出一种低毒,适用于灵药的杀虫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杀虫剂毒性低,易消散,施药之后,过一段时间就会消散,并不影响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杀虫剂研究出来之后,立即投入到自家灵田里,省出了不少的人力物力,而且灵物产量也能增加不少。